龙仪

孤独地进化

【授翻】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1上)

授权见上一篇lof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104980/chapters/20696116

原作者:Disconight

译者:龙仪

渣翻,有不妥的地方感谢指出!不断修正中。

Tips:jonask预警,allisak预警。
⊙有些单词在转码的时候变成了?还没来得及改,明天我会找时间修正。感谢食用<3

***

Summary

isak用一种柔软安静的爱慕的眼神看向even,某种他曾经如何看向jonas的方式。这应该是件好事儿对吗?没有哪个直男愿意他们最好的兄弟爱上他们。

或者:当jonas意识到他对isak的感情不全然是帕拉图式的单纯朋友之情时,他发现他自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当中。高一时,当那件令人心痛的事情出现端倪的时候,他从中操纵让事态走向对他有利的方向。

迎接黑暗吧,凡人们。

(原作者)notes:

首先,我要提前为这篇文章道歉。我不知道在这个饭圈里大家是否想接受这种类型的“skam fic”(羞耻小说),但是我一直对这些年轻男孩儿们有一种又爱又担心和一些黑暗的~想法~,所以很明显,为了满足对这一想法的幻想,我解决的办法是在小说中安排jonas,even,特别是isak一些打击(pain),非非非常抱歉。

如果你没有看过第一季,你可能会想要一些关于Elias的解释:在第一季第二集中,eva和jonas以及一个电灯泡isak呆在奥斯陆之外的一个小屋里。elias是jonas在其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邀请的一个朋友(应该是个毒药贩子)。isak和elias之间有种紧张的气氛,因为elias叫isak小基佬而且当elias在他身边时,isak看起来真的很不舒服。这有可能是因为isak对于elias和jonas的朋友关系感到有些嫉妒,但是我感觉这儿可能不仅仅是这样,所以为了情节安排我打算设置一个观众视角外的剧情。

这个情节主要设置在第三季之后,但是会有很多的倒叙穿插在章一和全篇小说中。(I consider this all to be fairly canon compliant)但是我知道很多人都不认为Jonas对Isak有那方面的意思, 这没关系, 我仍然会呈现出一个可信的Jonas视角,但是如果你喜欢(jenius issue with)Jonas的话你可能不会想看这篇小说对他的描写。

***

Chapter1

抱抱社团的圣诞庆祝渐进尾声,很明显,jonas已经醉了。The surprise!这种醉他得假装自己没事儿因为他一直喝的主要都是vilde倾情提供的Gløgg,mahdi做出了决定把一瓶装满的朗姆酒倒进了炖锅里然后突然,jonas觉得难过,尴尬还有点儿孤独,eva就是这么发现他的。

更确切的说,他颓然地陷在扶手椅里,无声地看着isak依偎着even,坐在even的腿上,饥渴地吻他。剩下的人都围着他们谈着笑着,但是这些声音都仅仅是些静止而模糊的背景音。jonas几乎意识不到存在这间屋子里的其他人。

所以当他终于意识到有人就坐在他的旁边,他不情愿地转动自己的脖子然后看见eva头靠在他的手臂上。她正看着他原来盯着看的地方。盯着看,他告诉自己,因为他想到他正醉着而且盯着某处看正是他刚刚一直在做的事,也许他做这事看起来会有点儿奇怪。

“他们很可爱,不是吗?”她评论道。isak凝视着even的眼睛好像他是唯一一个绕行在他轨道上的星体。在even在他耳边说着什么的时候isak轻轻点着头,让他的前额一直靠在even的前额上。

“当然,”jonas回答。

“嫉妒了?”

他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再次看向eva,假装对这个问题很困惑。

“No,嫉妒什么?”

“好吧,他过去也是这么看你的,”eva说,声音低到没有别人能够听到她说的话。她还是带着玩味说:“就算是直男也很享受那种被注视的感觉,不是吗?”

“滚开,eva,”他低吼着。“别说这些狗屎,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然后呢?你可以因为你不在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男人而感到嫉妒的,鉴于你不会因为他而变成gay。这很正常。”

“这很正常?”他挖苦着反问。“真是这样吗,eva?”他眯眼重新看回去。isak更亲密地偎着even,贴着他的大腿。他想知道even是不是很快就要勃起了。如果他们过会进了卧室,jonas就可以确认这一点了。“我根本不在乎。我只是希望even对他来说是好的,这就是我想的。”

“在我看来他是个不错的家伙,非常甜蜜。我觉得对isak来说也会是完美的。”

“我希望你是对的。”

“如果我是错的呢?没关系吗?我们很年轻,但是我们俩的关系几乎是一团糟。”

“是的。但是,”他叹了口气,摇头,“他的躁郁症。如果他……如果他真的混乱起来呢?然后isak也必须去解决这些?你不觉得他已经因为他妈妈的事儿够麻烦了?”

“我不知道。也许我们最好去相信人们身上好的部分。而不是坏的?”

酒精明显已经让她变得像个哲人了,jonas觉得自己无话可反驳。说什么听起来都会有点儿奇怪的。

我实际上更确定我是想去相信even对isak来说是不够好的。

eva最终和chris一起离开了,而Chris一直在对jonas假笑,但因为他们的离开jonas可以自由地继续看着isak,他感到沮丧,因为even的嘴巴靠在更年轻点儿的男孩儿耳边低声说着什么。Isak不停地在笑,点着头然后慢慢从even的腿上离开。他站起来然后小小地伸了个懒腰,让even(以及jonas)看见了他纤细的躯干,接着他向在依偎在沙发里的Vilde和Magnus愉快地挥手然后离开了房间。

Jonas其实对先前在厨房那件事儿也有点儿生气。

他本来想尽他最大的努力去给Magnus讲点儿什么鼓舞人心的话,直到“机灵鬼”Even来了厨房然后告诉magnus了一点儿跟他的想法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饥渴点儿。magnus轻而易举就接受了even的建议,然后用那么一种专门留给even的充满敬畏的眼神,好像他的脸在纸币上一样。

当然了。因为even是完美的,这么明显。

Jonas知道嫉妒不是一个好的情感,但他发现在even总是围绕着他的朋友们时这几乎变成了他的常态。

他继续看着眼前的景象,手晃动让他的啤酒在杯子中转动着。Isak离开一分钟后,Even站了起来然后跟随isak开门离开了。

从jonas的角度,他可以看到他消失进了isak的房间。

看起来这场聚会真正意义上的结束了。

***

Isak不再把Jonas视为自己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的那一天,就是所有事情开始滑向地狱的那一天。

当然,像所有通向地狱的路上都不会明显的开始路程的路标,jonas一点也不知道他和他最好的朋友渐渐在感情上不断拉远的距离会导致isak发展出一种最让人困惑和最难让人接受的迷恋,他从未经历过这些。他知道如果他去问其他任何他的直男朋友想不想让他们最好的朋友和他相爱,他们的回答肯定是“当然不了,那太怪了。”所以jonas,暂时性地欺骗自己isak的那些对他减少的关注实际上是一种祝福性的安慰。他像喜欢朋友那样喜欢isak,并且因此希望isak也像这样来喜欢他。就这么简单。

这很简单。他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但实际上事实有些不一样。事实是isak迷恋jonas,一种他们俩谁都没有口头上确认过的迷恋让jonas变得很自我膨胀。在他和eva分手之后,这不仅仅代表着一种欢迎,它提醒jonas他没有完全地抛弃。而且Isak确实他妈的可爱,他的那些明亮的眼睛,他易于亲近的天性,和当jonas的身体擦过他或是随意地用胳膊圈住他或是在他面前一丝不挂的时候他难于掩饰自己情绪的样子。

这可能是jonas认为自己对isak的感情并不是百分之百帕拉图式纯洁的朋友之情的第一个讯号,但他就仅仅是放下不去管它,然后继续放荡或磕嗨或喝高,好像他一直是这三个状态中的一个,在几乎任何可能的时间。虽然如此他仍然发现他在渐渐不像自己,他给了isak更多先前他不会有的关注。他尝试去记住曾经Eva喜欢他做的事情,虽然没有很明显的性意味,他还比平时更频繁地对他笑,触碰他,注意到他是不是戴了顶新帽子或者穿了件新外套,然后赞美他的选择。

但是一旦这种疏离从isak这里开始起了头,它就不会停止。它远远发生在isak遇到even之前,实际上jonas第一次注意到是在他们高一学期快结束的时候。他没办法确切指出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很明显他没办法和isak或者其他什么人讨论这件事而不显得像个十足的怪胎。

然后jonas对此的反应是试着让isak嫉妒。他开始更多地和magnus和mahdi一起出去玩,但是isak看起来似乎不怎么在意,实际上他对此适应地很良好,当然他们最终还是在第二学年开始的一个假期中碰上的时候,他对他们非常友好并且根本没有被“取代”这件事困扰。这种新的群体动态只是让isak更容易地脱离了一些活动,知道jonas现在有很多的备份选择。

当jonas发现isak被某个帅气的三年级生吸引的时候,这对他来说就像个晴天霹雳,他被一些想也想过的疼痛狠狠打击了:Isak真真正正不再爱他了。

***

这次圣诞节之前jonas没见过isak。他给他发短信想知道他在干什么然后isak回复:和我父母在家待几天。

他没提到even,他们还没到一起过圣诞的那一步。Jonas尝试把这两种想法从他的脑子里踢出去,但是他在十二月二十八号的时候收到的isak的短信几乎让他眩晕。

Isak:今晚要去见Even的父母了,帮帮我![悲伤/emoji]

Jonas:嗯,进展不错。

Isak:要是他们不喜欢我呢?我有点儿担心他们拿我和sonja作比较。even和她在一起有好长时间。

Jonas:放轻松点儿。他选择了你,对吧?她现在必须得接受这一点了。不断怎么说他们会喜欢你的,大人都喜欢你这张小基佬脸。

Isak:哈哈哈滚蛋。

我们本来计划在抱抱社团圣诞会之后见的,不过我有点吓坏了,然后就取消了。

Jonas:说真的兄弟,他们会喜欢你的。

你圣诞节过的怎么样?还行吧?你妈妈还好吗?

Isak:她很好。她现在真的还不错。你呢?

Jonas:说真的有点儿无聊。

Isak::(

Jonas:你现在忙吗?想出来喝杯咖啡吗?

Isak:我没法出来,Even马上过来稳住我然后我们会一起去他家。你还是会去Eva的除夕夜party的对吧?到时候见?

Jonas:当然。:)

当不再有新的信息提示的时候,Jonas感到浑身倦怠。家里人让他生气因为圣诞节已经好了,而且说真的他只想出去和朋友们在一起,放空脑袋不再去想isak和even飞速发展的关系。但是因为Magnus和Mahdi也被他们家里的安排困住了,他不得不陷入一种厌倦和兴致缺缺的状态,再一次把他的怨恨都聚焦在Even身上,没什么特别的原因除了他确定如果Even没出现的话现在他和Isak应该待在一起。

最后他决定做一件两个月以来他都没做过的事情。他打给了Elias。他有点儿希望他这个酒肉朋友兼药贩子无视这通电话,因为他并不是很确定和Elias联系是最好的决定,不过可想见的是他在第二声铃声时就接通了电话。

“Hello,Jonas!你在哪儿?”

他能够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大笑声,好像Elias在某个party上。他打算找个借口然后就挂了电话。但是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去他妈的。他需要放飞自己因为他已经开始鄙视自己了。

“哪儿也没在,想着你能带我找点儿乐子。”

“Yeah?没问题啊。你过来这儿怎么样?我在我的公寓里。有几个朋友在这儿不过他们都挺不错的兄弟。你会喜欢他们的。”

“当然,你还在Tøyen?”

“就这个。记忆力不错啊。过会见?”

“行,我马上过来。”

他挑了件连帽衫和Isak落在他这儿的红色棒球帽然后出发了。

***

1上完,明晚更新1下。

晚安各位。

评论(25)
热度(43)

© 龙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