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仪

孤独地进化

土拔鼠日 01(平行世界的rps)

小汉堡和小豆蔻:

before u read:


重要的事情先说,是rps。


cp:henrik x tarjei


依旧是平行世界的演员故事。
土拔鼠日这篇单章字数比较多,大概写完也就是5或者6章的事。  


因为我不知道打什么tag,干脆就这么放自己lofter了,想看的朋友看一看吧。
只是别忘了一点,每一章都当做最后一章来看比较好😂


正文
     


11/30
  


一个礼拜一晃眼就过去了,如果要概括一下,应该说这是平和而美好的一周。
  
henrik和tarjei维持这种每天一起上下班的日子,已经是第十一天。
  
第三天的那个吻,早就变成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
henrik不主动提起,tarjei更没有任何别的表示。
  
其实也并非不想提起,虽然henrik承认自己当时很冲动,但如果时间倒流一次,也许他还是会那么做。
既然这样,也就谈不上后悔一类的词。
  
而他最终选择不提起,则是因为,不后悔不代表事情不尴尬,或者不诡异。
  
在下戏后亲吻你的对手戏伙伴,并且在他提醒你要分清本人和角色时,依然不管不顾地亲了下去。
  
henrik没法简单地说服自己。
  
好在那之后的第二天,当他们重新回到车上,henrik发现一切的一切都像昨日重现一般。
这一天和前一天没有丝毫不同,除了没有那个吻。
风平浪静,一切良好。
  
henrik和tarjei慢慢变得熟悉,谈天说笑也多了起来。
更棒的是,tarjei没有丝毫介意的样子,他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henrik也朝他看齐。
  
没有人愿意破坏这种美好的平静,无论平静下是否藏着汹涌的风波。
  


在这个星期里,剧组又发生了不少趣事。


拍摄场地总是一刻不停地忙碌,充满着生气,没有任何感到寂寞与胡思乱想的时间。
  
这一周里,henrik和tarjei,以及整个剧组,都迎来了宣传期。
每天都有七八个不同媒体的记者,见缝插针地在他们喘息的空隙递上麦克风,打开录音笔。
  
henrik和tarjei对这都不太陌生,虽然应对方式天差地别。
  
henrik对于宣传期可以说是如鱼得水,仅仅依靠他迷人而爽朗的笑容,就对年轻女记者们有着异常强大的吸引力。
  
虽然免不了有些新手的紧张与激动,但henrik总是热情而耐心地回答每一个问题,这种良好的态度更为他博得了充足的好感。


而tarjei则不同。
虽然在剧组里他的戏份比起henrik还要吃重一点,可最后出来的采访报道,往往henrik的篇幅更多,采访照也完美得多。
  
tarjei本人不介意,他甚至不依靠社交网络经营自己的形象。
但他的朋友们难免提起,不常出现的经纪人也特意打电话提醒,就连henrik本人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记者们越来越多地把有关tarjei的问题也抛向他。
  
只有tarjei仍然不介意。
  
他还笑着安慰henrik,“你别多想,我只是不太习惯接受采访而已。”  
 
tarjei回答问题总是一板一眼的,难得有个相熟的女记者评价他,缺少娱乐精神,有着和他年龄截然不同的枯燥与较真。  
  
但记者们并不会因此说tarjei sandvik moe不好相处,似乎也都不忍心对这个害羞内敛的男孩太苛刻。
可放到报纸或者网站上,自然不能因为他的真诚善良,就忽略他回答问题毫无亮点。
  
tarjei也因此乐得清闲。
每当henrik被媒体记者们团团围住时,他就一个人站在不远处,冲着人群中的henrik微笑,偶尔挑挑眉毛,撇撇嘴,做个鬼脸。
          
一次,
和剧组相熟的一家娱乐网站派出记者给整个剧组的主要成员进行了一个短片拍摄。
内容是那个经典又火辣的提问游戏,“marry,kill,fuck”。


在全剧组任选三个人,分别是你想marry,kill,或者fuck的对象。
  
这个游戏的通常版本,最后一个选项不是fuck而是kiss,但这家娱乐网站出了名的大尺度,这种特意更改,大家也都默契地理解。


踏实地拍戏和演戏,始终不太足够。
  
网站的两名记者同时采访两个主演,henrik和tarjei。
  
henrik旁边站着导演等人,而tarjei附近,好友david总是如影随形。


两拨人之间隔着一点空隙。
  
当henrik在镜头面前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最后终于给出自己的答案时,他的选择让全场哄堂大笑。


“你们下次可不要再出这么难回答的问题啊”


他熟络地和记者们开着玩笑,然后说道,


“这样吧,我选……kill rufus,fuck adam。最后这个,让我想想,那就marry tarjei吧!”


这是一个大家都会满意,并且可以写出好报道的答案。
    
而相比henrik这边的火热,tarjei这边气氛则温馨许多。
采访他的是很久前就把tarjei当做弟弟看待的女记者anna,也只有面对她,tarjei才会轻松不少。


以anna对tarjei的了解,害羞而内敛的男孩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不会超出她的预料。
tarjei的三个名字,大概就是那三个和tarjei关系最好的幕后工作人员。
  
她甚至敢保证,marry那一项tarjei一定会说出david的名字,尽管报道更希望是henrik。


因为david总像个真正的大哥那样陪在tarjei身边,尽管他俩年纪相仿。这两个男孩儿的关系,在anna眼中亲密到旁人难以想象。
      
果然,tarjei把kill和fuck这两个选项,一个给了助理judy,一个给了道具组的stephen。


现在只剩下marry了,周围人自然而然把目光转到david身上,就连tarjei自己也用手肘顶了一下david的肚子,笑着给他提个醒。
  
这时,正赶上henrik那一方的记者们因为他说出的“marry tarjei”而连连鼓掌叫好,甚至吹起口哨。
  
tarjei于是也随着人群的视线看向henrik那方,然后他和henrik的视线,就隔着两方人马恰巧地相遇了。
  
henrik眼睛里全是笑意,他做着口型,向所有人重复着“marry tarjei”这两个单词。
  
tarjei愣了神,即将吐出嘴边的名字被收了回去。
男孩凑近话筒,笑得有些混乱而幸福。
  
他说,“我选henrik,marry henrik”
  
这个采访结束以后,两方人马汇合,进行最后的合影留念。
  
henrik这才惊讶地发现,往常合照站位都和他有意无意隔着导演的tarjei,这一次竟然主动靠近了自己身边。
  
于是两位男主演,好像是第一次把导演撇在一旁。
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留下了一张美好的合照。  
  
自那以后,拍摄渐入佳境,henrik和tarjei的现场状态也越来越好。


就连剧组的朋友们也经常替他们起哄,


“henrik,tarjei,到时候婚礼在挪威举办,可一定要记得替我们报销飞机票啊”


henrik记得,当他不好意思地侧过脸,看到一旁的tarjei时,对方露出幅度小而清晰的微笑。


这让他心中没理由的慌乱,最后失去了往常的自在。
henrik难得地没有配合这个玩笑,而是故作严厉地警告那几个小姑娘赶紧回去工作。
 
  
虽然这样,但henrik无法否认自己对tarjei越来越关注的事实。


他开始经常在人群中停住自己的视线,就在看到tarjei的时候。脑海中甚至不自觉地一次又一次地感叹这个男孩身上的可爱之处。
  
让他现在还记忆鲜明的就有两次。


一次是因为tarjei那始终称不上流利的英语。
那天在服务区,tarjei主动下车买吃的和饮料。结果henrik在车上等了老半天都不见他回来,担心至极地跑出去,才发现原来tarjei还在和那个南方口音浓重的售货员纠结。
  
tarjei始终发不出他想要的那种零食的准确英语发音,被henrik解救之后,他一下子就因为这种窘迫的处境脸红了起来。


“你怎么能这么可爱,tarjei”  
  
henrik看着副驾驶上的鸵鸟男孩说道。
    
“你最好还是别用可爱这个词形容一个男孩”


tarjei将脸埋在膝盖里,闷闷地回答。
  
“是吗,那现在轮到你教我英语对话了?” 


henrik又忍不住逗他玩,这回tarjei彻底别过脸,气哄哄地去撕那袋罪魁祸首的包装。
     
henrik于是哈哈大笑起来,他把手轻轻放在tarjei肩头,抚摸了两下男孩的肩膀,温柔说道,
  
“这没什么,以后在车上我们都用挪威语对话吧”


后来tarjei真这么做了,话果然因此变多了起来。
  
因为这个,henrik开始猜测这难道就是之前tarjei跟所有人都不熟的原因?


越这么确信,他越觉得侥幸。
  
他们,他和tarjei,在同一个国度生活了二十年却素未谋面,结果却在异国他乡认识了彼此。
  
    
还有第二次。
  
那是和第三天类似的场景,又是henrik在片场的即兴发挥。
  
现在,导演已经深谙他的演戏特点,这场亲热戏开拍之前,就意味深长地用大喇叭在场外喊话,


“你们两个演得真实一点也没关系,我们已经清场了,到时候后期还可以加大背景音乐!” 
   
而henrik已经很了解tarjei的接吻习惯。


比如两人靠近的时候,男孩比起看对方的眼睛,更喜欢盯着他的嘴唇。


而每一次tarjei盯着自己的嘴唇看时,henrik便会忍不住多亲他一下。 


除此之外,henrik还发现,无论是和他,还是和女演员ruby的吻戏,tarjei都不习惯在接吻时伸舌头,总得让导演暂停提醒。


对于他和ruby,tarjei的区别对待只体现在嘴巴张开幅度的大小。


而最可气的是,henrik还是获得幅度小的那一个。
他不满意自己得到一个张嘴幅度小,又不愿意伸舌头的吻。就会在下戏后取笑tarjei的传统与保守,有时候还会给他取绰号,  


“bad kisser tarjei”
  
这个时候,tarjei也会忍耐着害羞,忍不住反击道,


“谁让每次一遇上吻戏你就亲个没完!”
  


henrik陷进这些回忆里,心情逐渐变得复杂。他开始觉得自己心里这些微妙的变化脱离了可控的范围。  


更令人害怕的是,发现这一点的不仅仅是henrik自己。今天导演找他单独谈话,又谈到了出戏的问题。


“henrik,像你这样依赖天赋的体验派演员总是有这种烦恼。不过也别太担心,这些都是必经之路。你下戏后花点时间,好好想想对自己最有效的出戏方法是什么。”
  
henrik想到这儿,转过头看向副驾驶上正在低头看手机的tarjei。


在他意识到以前就已经问出了口,  


“tarjei,你有什么好的出戏方法分享吗?”
  
足足安静了一分钟。
当henrik以为男孩儿太过专注于手机上的工作而没有听到时,tarjei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来。


他笑得像个恶作剧,把手机屏幕上一整页的游戏软件举给henrik看,


“打游戏啊,我总是没日没夜地打游戏”


henrik知道他在开玩笑,摆摆手,一副无奈自己问错了人的表情。
  
又过了一会儿,
  
tarjei把头靠在了车窗上,用手指在雾气氤氲的窗玻璃上漫无目的地划来划去。


然后,henrik听到男孩儿有些疲惫的嗓音。他像是自言自语,话中内容却又与henrik息息相关。
  
“当个体验派真的很累吧,人的心难道是没有尽头的吗?不停地挖掘自己所剩无几的真实感情,附在角色上,抽离起来才会那么困难。而如果一个绝对不能接受同性相恋的体验派演员,是不是就永远不能接触这类角色,不管作品再好?所以我总是觉得,只有依靠技巧,才能实现一个演员最终极的价值。”
        
henrik因为这段话愣了好一会儿,然后他讪笑着,不自觉地感叹,


“tarjei,有时候我真怀疑你心里有个darkside”


不久后,他们又聊回了戏剧话题。
  
也许是因为彼此都发觉了,越走入对方的内心,他们越没有安全感和立足点。
  
而戏剧,这是过去的一个星期里他们发觉的,彼此间又一个共同爱好。 
  
在走向大银幕前,henrik和tarjei有些相似的舞台表演经历。 
  
和看电影不同,henrik的保留项目是戏剧。在戏剧问题上,他意外的严肃,专业而立场坚定。
  
第一次他们聊起戏剧话题,还是henrik一时兴起,翻起了网页上tarjei的个人履历。


当看到“曾出演舞台剧《呼啸山庄》”这一行时,henrik兴奋得难以自抑,差点忘了tarjei还在开车,就伸手去摇动他握着方向盘的手臂。
    
“嘿,tarjei,我们居然都出演过《呼啸山庄》戏剧版!”
  
tarjei对他的异常兴奋表示不能理解,男孩儿无奈而宠溺地勾起嘴角,目光仍然稳稳直视前方。
     
“我知道,你还曾经给奥斯陆一个剧团写过评论不是吗?我一个朋友在那儿工作。”
  
“你居然憋到现在才告诉我!等等,下一句你不会要说,那个在facebook上和我争论滑稽剧正确表演形式的,就是你朋友吧?”  


henrik在他耳边大叫,tarjei终于肯转过头来,直视对方,露出一个灿烂的“你懂的”笑容。


“henrik,你知道吗,奥斯陆比洛杉矶足足小了760平方公里” 
  
当男孩说完这句话时,他们的特斯拉刚刚绕过洛杉矶市区里某一座镜面大厦。
  
突然加剧的光线穿过挡风玻璃,直直射向前排两人的眼睛。
  
henrik手忙脚乱地扯下自己的墨镜给tarjei带上,在带上的那一刻,他看到男孩儿嘴角露出的笑容,格外温柔。


“这该死的光污染”  
  
henrik骂了一句,然后也笑了起来。
  


在这辆老式特斯拉上和tarjei共同度过的每一天都大同小异,但奇怪的是,这样的生活从不叫henrik厌倦。
  
甚至比起那些无休止的party更让他心情愉悦。
  
今天也一样。
今天和那天唯一的不同,似乎只是他和tarjei在驾驶与副驾驶中的位置调转。
  
比如,他们现在聊的仍然是戏剧与《呼啸山庄》的话题。


henrik能感到tarjei对这部剧,或者对原著的热情,他甚至难得主动地提出,想看henrik用舞台剧表演的方式,朗诵其中一段台词。


“你最喜欢哪一段?就念那一段吧!”  


henrik倒不见得有多喜欢《呼啸山庄》,他只记得自己当时读原著小说,比起喜爱,他更多是对那种荒凉而无望的爱感到难忘而已。


“如果你仍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无论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对我而言,都是有意义的;如果你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无论这个世界多么美好,我的心,也像无处可去的孤魂野鬼。”


他的嗓音沉着而有力,用的是他和tarjei的母语。


当henrik朗诵完时,他只看了一眼身边的tarjei,竟然就不敢再直视男孩的眼神。
  
似乎很受触动,tarjei的眼神比往常更湿润,也更充满光彩。
而使henrik感到最不可思议,从而退却的,是其中流露出的崇拜与倾慕。


那么炙热。
        
在henrik心里,tarjei可以在别的任何地方谦逊,但唯独在表演上,男孩是真的付出了一切。
所以在tarjei面前,henrik常常觉得惭愧。因为他的生活中,演戏终究只是某一个部分而已。


即使占比很大,但不是全部。
  
为了从这种难得的寂静中解脱,henrik笑着转移了话题,


“怎么样,现在不后悔选我和你演对手戏了吧?”
  
这也是henrik最近才知道的。


原来tarjei曾经那么倔强,在导演面前,非要坚持选择最后一个来剧组试镜的他担任这部戏的另一个男主演。
  
在知道这些之前,henrik只记得试镜那天,他原本隔着玻璃窗在门外安静等待。


tarjei则坐在玻璃房内,一直沉默在旁。


当时henrik想,作为演员,这个男孩看起来有点过度认生了。


而当tarjei和排在henrik前头那个高个子美国人完成了一段尴尬的试演后,男孩儿明显沮丧至极,他好像感到很不舒适。


tarjei用力向后倒下,把整个人陷进那排沙发里。
连导演也走到tarjei身边,安慰性地抚摸了一下男孩儿的后脑勺。
  
大概又隔了七八分钟,henrik的名字才被叫到,他终于可以进去房间面试了。
  
面试的细节因为太紧张而早就被忘光,但henrik始终不会忘记,在自己走进房间的那一刻,原本闷在沙发上的tarjei似乎感到了什么异样,猛地抬起头来,和他对视。
  
在那个瞬间以前,henrik不知道自己心中一定要拿到这个角色的念头,竟然可以如此强烈。
     
想到这儿,henrik觉得自己还欠tarjei一个道谢。


于是他腾出一只手臂,在男孩发觉之前飞快地伸向对方的后脑勺。大手成功着陆后,用力地揉了揉上面金褐色的发丝。  


“不管怎样,谢谢你那天选择了我” 
    
在被他抚摸的那个瞬间,tarjei虽然有着短暂的僵硬,但这一次他回答得很快。
  
男孩坚定地摇摇头,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当感觉自己的心脏也因为这句话漏跳了一拍时,henrik赶忙收回了伸向tarjei的手,重新抓紧面前的方向盘。
  
如果不是自己的错觉,那他和tarjei,他们之间的气氛,好像有些深情过头。


而这甚至比那个吻,那句“marry tarjei” 的玩笑话还要致命得多。


于是他在慌乱中做了一个无比错误的决定,选择了一个最错误的话题。
  
“哈哈,你看我,老把你当做自己家那个小弟一样对待,你肯定很不习惯吧。让我们换个话题,tarjei,你说最近拍摄强度加得这么凶,要是能交个女朋友放松一下该多好呀。”
 
听到他的话,副驾驶的男孩猛地抬起头,似乎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henrik却继续述说着自己美好的假想,没来得及注意这点。
  
他想自己和tarjei虽然是在拍戏,但作为两个寂寞的单身汉,在这个话题上应该有点共鸣才对。
  
“最好年纪比我小上几岁,身高也比我矮一点,这样她就能仰着头,崇拜地看着我,也能整个人被我揽在怀里。累了,我们会毫无形象地摊在一起。天气太冷,就把她的手放在我的手上,替她捂暖。你不想要这样的女朋友吗,tarjei?” 


tarjei沉默了片刻,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往外蹦, 


“如果现在有个符合你一切要求的姑娘追求你,你会接受她吗?”
  
henrik刚想大笑着说这怎么可能,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却发现tarjei并不像自己这么兴奋。


男孩微微低头的侧脸,令人欲言又止。


最后,henrik喃喃道,


“我好像没有不接受的理由,不是吗?”   
   
听到这里,tarjei终于也笑了出来,他接着问,
  
“那你会愿意公开你们的关系吗?你知道,如果公开,说不定会有些影响……”


henrik回答得十分坚定,脸上洋溢着动人的保护欲。
  
“如果我真的喜欢她,那公开也没什么。演戏是演戏,和我们的私生活并不冲突。而且,最起码要对得起那个姑娘的付出,不是吗? 所以,会问这种问题的tarjei,你以前是不是辜负过很多小姑娘呀?”
  
tarjei勾起嘴角慢慢下垂,但他努力强撑着,笑着,十分用力地摇了摇头,仿佛要甩掉些什么。
  
“你错得真离谱,henrik,我并没有那么好。上一次我爱上一个人,还是在高中的时候。我暗恋同社团的学姐,最后却被无视得很彻底的那种。但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是我,我还总是喜欢上这种遥不可及的人。”
  
tarjei说着,终于撑不下去,将脸深深埋进双手,语气那么伤心。
  
henrik因此手足无措起来,他没办法接上tarjei的话,更不知道要从何安慰起。


他该死的甚至弄不明白tarjei为什么会突然情绪失控。
  
于是henrik猛地踩下了刹车,让车停在周围长满高耸树木的休息带上。
  
紧接着,他们都沉默,也许过了好几分钟。
  
tarjei颤动的肩膀才停止下来。
男孩抬起头,那一刻henrik不知道有多么怕看到他的眼泪,但tarjei并没有哭泣。


虽然眼眶通红,但眼角却干涩无比。
  
“对不起,我真是太幼稚了,这么久远的事都放不下,难怪你总把我当小弟看呢!回到你最初的问题吧,我不想要女朋友,因为我只想证明自己,我要演更多更多戏。现在我只想这个,henrik。”
  
tarjei最后叫了henrik的名字,从这一刻开始,henrik突然陷进了漫长的失语症中。
  
他心中充斥着完全超负荷的情绪。
  
tarjei紧接着,又说了一句。
他说henrik,我知道每个世界都有它的赢家和输家。
  
他的语气只苦涩了一秒,然后突然不正常地高亢起来。
  
“对了,henrik!我还没说我最喜欢《呼啸山庄》哪一句台词对吗? 我现在想起来了,我喜欢希斯克利夫说的那句。”
  
tarjei脸上,那种羞涩,温和,有求必应式的微笑,又回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henrik发现自己好不容易吐出的答句,语气都沙哑无比。
 
他问tarjei是哪一句,
tarjei回答,  
    
“他说……别把我留在没有你的地狱里。”


tbc
or end?
 

评论
热度(466)

© 龙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