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仪

孤独地进化

【西游2】【藏空】成佛

苹果:

一发完结


+++++++++++++++++++++++++++


(上)


小猴子不愿成佛,这一难他过不去。他们在凌云渡外的寺庙中住下,没有圆月,天迟迟不肯亮。猴子倚坐在梁柱旁,怀抱金箍棒警觉地眯着眼,师父今晚不说佛也不睡觉,师父拿走了他的无定飞环。


无定飞环就是他孙爷爷的,是秃驴摸了他的头亲自给戴了送他的,他孙爷爷的头哪是这些人类可以摸的。那日树下小和尚说,无定飞环入肉生根,只有赠你的那人才能摘下,这么一来他就得听小和尚的话,他叫他作师父。不过时至今日,无定飞环都没有长进他的肉里,从前师父解释,这是因为他毛太多的缘故,他姑且相信。


猴子后悔给和尚跪了。


“我看外面妖气重,你们两就这待着,我出去看看那个秃驴。”


他这么跟猪和鱼说着,扛起棒子大摇大摆跨出了门槛。屋外大树参天,树干光秃笔直,叶子只到最顶端才伞一般撑开,有遮天蔽日的青色。这树太高了,高得比得上定海神针,再看看这黑夜,阳光估计被这树叶挡住了,他早晚得砍了这妖树。


听大师兄这么说,八戒不以为然,他踹了脚浅睡的鱼。猪不睡,是因为他抹脸的粉用光了去,珍珠也得要点儿时间打磨。


“这么清净哪里来的妖气,咱们仨的妖气才比谁都重。”


悟净翻身喃喃道:“你没觉得这一路上我们的妖气越来越淡了吗?你怎么就不懂,师父才是武功最高的人。咱每降一次妖就积一次德,咱们害了不少人,师父带我们上路的目的是要帮我们洗清罪孽。上回女儿国,有个女的给我推销一瓶妖精气味的香水,我收了一箱,你晚上出去混的时候喷点,免得在别的妖怪面前丢脸。”


“你是怎么产生这个想法的呢?我的妖气这么性感,需要借助这种东西吗?”新一桶的粉饼大功告成,猪也蜷起来睡了。


屋外天阴冷,猴子变了块月亮,顶在自己头上,或挂在自己尾巴上,小月亮跟着他四处晃荡,这么围绕这庙走了一圈,他还是在师父身后停了下来。月亮升去了树梢。


师父坐在屋檐下挑着灯,不把着佛珠,倒把着酒壶。面前是凌云渡三生桥,身后是卧龙寺金碧辉煌。三生桥底是万丈深渊,腾云跨风,走的过去,你是佛,走不过去,仍为人。


“你喝酒,你是成不了佛的。”猴子靠在花窗上,仰着面看月亮,月亮时而圆时而缺,时而作出像他一般的古怪样貌。


玄奘不回头,披肩下赤裸的大臂青筋暴起,他心里有事,这天恒山凌云渡他们来得太早,不是时机:“我不仅喝酒,我还纵欲,这三生桥,只让六根清净的人过去。”


悟空皱眉,吸吸鼻子不太耐烦:“那走吧,桥我们是过不了了,别在这浪费时间,我回我的花果山,你回你的净土寺。没准再过个五百年,你再转个世,就能成佛了。”


“我不能过,你能过。”玄奘打岔说,“一路我为你诵经念佛,你降的妖放的生已经够你一身清净。你过去试试,师父在这边看着你。”


他将飞环抛给悟空,那飞环在焦黑的夜空中化为紧箍儿,空气中有烧灼的肉味,这妖气应当是火场杀戮后行尸走肉的味道。


悟空接过紧箍也不带上,只随手放进怀中包袱里,“不去,我过去干嘛?老子又不想取经成仙。”


玄奘咧嘴虚伪地笑,盯向猴子苦口婆心道:“去嘛,你看万一你掉下去,你也死不了,我掉下去就死定了,你就当帮为师去看看。”


“去你 妈 逼。”


“悟空,你又说脏话了。”


“我说秃驴,要过这三生桥,你还记得自己上一生是谁吗。”他清清嗓子眼,“无定飞环不在我肉里生根,是你心里没想着我吧,也许有条咒语什么的,能让它长进我肉里,就像当初段小姐对你做的那样。”


“乱讲,为师早就跟你解释过,是因为你的毛实在是太茂密,这飞环它,也是有感觉的嘛,毛太多,它扎进不去。”


悟空扭头走,月亮啪声砸在地上碎掉了。


在卧龙寺住的第三天,事情没有一丝进展,除了等待,师徒四个对三生桥没有任何头绪。猪最会计算时间,因为他记得三餐几时该吃,这已经是黑夜的第三天,天恒山没有天明,天恒山的人们喜欢黑色,怪的是山周围妖怪聚集,山里妖怪却进不来几个。


这一日八戒化缘回来着急找师父,见了师父差些扔了手中葱饼,他说大师兄又变成人形去镇上吃酒了,大师兄长头发的样子好帅,就快和他一般帅。


而回头大师兄竟就在师父身边立着,像块石头,依然是满身性感的长毛。


大师兄没有做不到的事,特别是在速度这件事情上,八戒不诧异:“大师兄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你那套白衣白裤在哪里买的,打折吗,好帅哦。”


玄奘提着油灯来,接过八戒手中碗盘,“说什么呢八戒,你大师兄这一整天都陪着我,跟我聊了一天佛经。”


鱼点头附和。


回头四人果真瞧见了白衣白裤的大师兄,那帅哥正醉醺醺从庭院外走来,唇红齿白一根毛不剩,喝得都忘了变回猛兽。这里顿时有了两个大师兄,鱼懵了,八戒更是丢了粉饼扇起了折扇,定要比他大师兄帅。


悟净说:“师父,这个有毛,这个没毛,没毛的那个是假的。”


悟能说:“师父,这个帅些,这个没那么帅,比较帅的那个是假的。”


“又不知道哪来的妖怪,你这秃驴怎么那么能惹妖怪。”猴子见师父身边有与自己一个模样的猴子,迈进屋的一瞬就变回为了猴样,变得干净秀气他不喜欢,要不是镇上的姑娘受到了惊吓的话,要不是有人说他毛太长的话,“牛魔王那儿每年有个妖精大会,你去参加个模仿秀,没准能拿奖,我亲自给你颁奖。”


假悟空作出同样的神态质问他,不带一点儿含糊。气氛正焦灼,八戒提议可以试试你问我答,回答正确的是真大师兄,未果,这一路的事儿假悟空打听得一清二楚。答了几轮猴子便不愿再答了,喝了酒还得动脑子,费劲。


“你们谁能过三生桥,谁就是真的悟空。”玄奘说。


猴子对这话不屑一顾,扣上连帽衫帽子栽倒在草席上睡去,反倒那妖精说自己这就去桥上。八戒听得鼓掌,指着猴子喊妖精,指着妖精喊大师兄。


玄奘点了头,心中已有答案,于是扬着声音喊:“那边那只猴子,你何故不过桥?过了桥就能成佛。”


猴子搔了搔胳膊勾起尾巴侧身接着睡:“过你妈 逼,老子过不了,老子纵欲。”


玄奘缓步向前,放下手中油灯与碗,俯低身子摸猴子毛绒绒的头,话也说得轻言细语:“悟空,毛毛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变成人样呢?”


悟空下意识往后缩了,他第一次见这么讲道理的师父,第二次被师父摸了头。那妖怪一看露出破绽要逃,猴子迅速跳跃起身拦他,要一棒子打死他。可结果不会出乎意料,师父握住了他的金箍棒,他手里的劲儿软了,攻击也变得毫无力道。


“就是一只猴子而已,放他走吧,他又没害人。”


“秃驴你傻了吧,他要吃你,他有一百种方法吃你,还他妈和我长得一样。”猴子打了个酒嗝,往嘴里送了根稻草杆子叼上,“算了随便你,免得又拿绳子抽我,又不是一次两次,你被吃了变成鬼别找我。”


那妖怪,拜给了玄奘做小徒弟,玄奘也答应了下来,妖怪说他崇拜齐天大圣才假扮他,他为了跟着高僧诵佛念经,才出此下策。八戒沙僧没有异议,多一个人化缘挑担也不错,正好这妖怪听话,带在身边省心。


时日久了他们还留在这卧龙寺里,寺外大树的叶子成了蓝色,空气里没了腐肉味,鱼说现在只剩了腥味,可能周围的妖从火山里来的换成了从海里来的。师父提醒说等叶子也变成黑色,这桥他们如何都过不去了,凌云渡下一次出现更不知要何年何月了。


至于为什么通往仙界的凌云渡会出现在妖界的边缘,师父没有讲解,此时猴子只算计着怎样悄无声息地干掉那六耳猕猴,别的一概不管。


这头猴子才跟猪提了下计划,猪就把事儿添油加醋转述给了师父。比丘国以后师父不再用鞭子抽小猴子,这次他骂了小猴子,说他毛多丑陋,内心阴暗。


猴子揍了那只猪,又变成人形上镇上吃花酒了去。让那六耳猕猴陪死秃驴去西天呗,他回花果山好吃好住,没事儿找哪吒喝酒打架,有事儿找观音姐姐聊聊天。


喝酒玩乐的钱悟空拿不出,他为老板娘打拳表演吸引客人,酒是老板娘送他的。这连着几日如此,老板娘从不多打搅他。开头时老板娘跟他讲过,天恒山来过许多修道之人,凌云渡仙境出现过好几次,但能过这三生桥的就那么几个。在这天恒山里,无论神仙妖怪,或再强大的人类,内心的软弱都会被暴露无遗,这是成佛前最后的试炼,只有真正四大皆空者才能踏过拱桥,修炼成佛。


“我石头里蹦出来的,比谁都硬,里头也是硬的,软弱个屁,怕他个桥?”


“那你为何不过?”


悟空手拖额头,面颊通红。无定飞环就在他手上,原来其实他变为人样没了一身毛,飞环也无法在他身上生根。他在照妖镜里看自己,又在酒家的铜镜里看,死秃驴喜欢没毛的徒弟?果然和那姓金的一样。没毛性感吗,他看镜里那人身型瘦削,头发直垂到腰上,看得他干呕了一口。


回过神来他觉察有妖作怪,有东西想爬进他的血管里。妖刚一接近,他护体的真气就轻松震开了妖精。


“想见阎王爷了吧?上我的身?”他仰头灌下杯中酒。


齐天大圣这一辈子天下无敌,唯一输过的人是那个小和尚。


酒醒后的孙悟空已经不是孙悟空了。他被六耳猕猴上了身,树叶成了紫色。


天色愈发沉寂下去,猴子披上锁子黄金甲,回寺里大开杀戒。


八戒平时只被大师兄揍着玩而已,一天不挨打还浑身不习惯,头次见大师兄这么动真格,他没有防备住,这腹中鲜血连带胆汁都快吐出来了,都不带让人补妆的。


“大师兄,我没说你坏话啊大师兄,一定是三师弟说的!”八戒求饶,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猴子表情渐渐扭曲,仿佛在跟体内妖魔斗争。他一个拳头锤向胸口,打得自己双腿跪地,十分难熬。悟净见苗头不对,唤来降妖月牙铲要应战,正聚力却被师父叫了去。


“你带八戒走,他驮过你一路,你也背他一程。”


猪和鱼走了,悟空尚存的理智情义也只能了了控制身体。他对自己拳打脚踢,好不容易一拳重击将妖怪打出一尺多高,影子却还接着悟空的奇经八脉。同酒家老板娘所说,猴子凡心未定,在天恒山是躲不过这一劫的。妖精重新钻进他血液里,几乎主导他的思想。


“出来!操 你妈的出来!!”


玄奘缓缓唱起儿歌三百首,没有伴奏,不用力气。猴子不再伴舞,他毁掉了卧龙寺,在废墟之中提起了玄奘的脖子。


”唱啊。“猴子腾空而起,寺庙流沙般塌陷,他揪着玄奘跳到了妖树顶棚上,有一招叫如来神掌从天而降,猴子现在也能玩,这和尚最喜欢这玩意。


于是落地摇山振岳,这么个和尚砸地上居然还死不了,以悟空的力气,他能开山辟地,将这和尚砸进十八层地狱。这六耳猕猴没那么厉害,和孙悟空合二为一,他才能所向披靡。


二人落地时地裂了,镇上的百姓四处窜逃,猴子能抓到几个就杀几个。他掐住和尚的咽喉,蹲跪在和尚身旁,憋得他说不出话,他要将他吃进肚子,他是世上唯一吃到唐僧肉的人,他要做悟空的齐天大圣,这个身体是他的。


“师父,你不是有招如来神掌吗?”这是悟空最后能挣脱的思想,他极力松手不害人,头就埋在了师父心口上,“你就朝这里给我一掌呗,在他吃了你之前。”


“乖乖,你快回来。”他抚上小猴子的头,唱得好慢,像在说话。


“我他妈叫你给老子一掌!他要真吃了你,全世界都完了!”


“孩子,孩子,为何你…”


正那时他被六耳猕猴拿去了意识,他狠咬着腮帮夺了回来:“金蝉子!唱你大爷!老子叫你拍死我!”


悟空第一次喊出这么个名字,玄奘记不清自己为何叫做金蝉子,只熟悉猴子的声音。终于冥冥夜空被拨开,头上树叶成了灰烬,佛祖让他杀了悟空,从头再来,凌云渡不那么简单。佛祖怎会让他杀生,还要杀护了自己好些年的傻猴子。


悟空的双瞳被染红,他将永恒被六耳猴占据,玄奘不能再犹豫。他攥住猴子的后颈,凑去他耳畔念出了最后一句歌词,“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小孩。”


无定飞环长进了悟空的肉里,悟空合上了眼睛。


这是咒语。


(下)


东边山头的石头里蹦出了一只小猴子,小猴子没名没姓没朋友,肚子一饿就上集市偷了东西吃。街上的人叫他妖怪,他说自己是个石头,并不是妖怪。人们对他怒目相视,拳打脚踢,要找道士降服他。


他生来力大无穷,反抗时害了道士的性命,他惊得躲进了小茅屋,忍受着四周围百姓的唾弃。是石头也不是没知觉,他周身被砸了烂菜臭鸡蛋,又害怕再反抗会害了无辜百姓。


小猴子还太不经人事。


是个乞丐路见不平要救他的,那乞丐还同人们讲道理,说他只不过是一只身型像个人的猴子而已,然后小乞丐拾起地上的蔬菜水果,今天就可以饱餐,不用再乞讨。


乞丐被人们一同打了,他护着小猴子,将小猴子紧紧揽在臂弯之下,他让小猴子不要动,让人们多丢点菜来,他不嫌多,他可以分给小猴子一些,一起吃热闹。小猴子瞪圆了眼睛看乞丐的脸。


乞丐为小猴子找来了破旧衣服,他说做人呢,就要穿衣服,做猴子可以不穿,让小猴子自己选。他问小猴子名字,小猴子摇头,他自我介绍说自己姓金,在这傲来国里乞讨已经有三年了。


小猴子跟着乞丐四处乞讨,顽皮得来逗得乞丐哈哈笑。后来小猴子要卖艺赚钱,胸口碎大石,吞石头踩火炭样样他都能来,吓得乞丐嘴都合不拢。天冷了和尚将最厚实的氅子给了小猴子,他们没有地方躲避严寒,无意间走进了山里水帘瀑布之中。


花果山四季如春,这里有许多小猴子,猴子们被贪得无厌的猴子大王欺压,小猴子替他们出了一口气,就这么要被这个猴子集团封为新一代花果山美猴王。


这时他仍没有名字,金先生叫他小石头。他让他去三星观学法术,别浪费这一身本领。三星观离花果山有千里之遥,临行前的一天晚上,金先生不见了。


金先生在这花果山住了一段时日,也算挺爱吃香蕉的,小猴子喜欢跟他玩游戏。金蝉子是佛祖的二弟子,佛祖让他去感受人间疾苦,要他身临其境去聆听着三种人的遭遇。


分别是下九流:乞丐,中九流:书生,上九流:商人。


猴子各处寻乞丐,乞丐人间蒸发了,只留下了三星观的地址,他说他认识三星观的老师,小猴子一去,老师就能收他。不辞而别太不够义气,小猴子一晚上吃了一百根香蕉,喝了两百杯酒。


不久后小猴子在三星观学艺时认识了一个书生,那时小猴子已经有了个名字,叫作孙悟空。他穿着得体,能化成人形,差些火候就能掌握好七十二变。


书生和小乞丐长着同样一张脸,还好今天悟空是个人样,否则小乞丐能认出自己就不好玩了。他坐在书生邻桌,也叫了饭菜。


书生一身粗布衣裳,还算干净,小猴子喜欢他这个打扮。书生喝酒,不过就是考试落榜,屡败屡战呗。悟空为书生变幻出一桌山珍海味,书生醉得一塌糊涂。


沿路他跟踪着书生回家,他原以为书生没有发现自己,直到夜阑人静,在街道转角,书生伸手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跟了我很久了,我没钱。”


悟空傻笑,金先生还真会装,“不想当乞丐了,读起书来了?读书能挣几个钱,比乞丐多?”


书生听不懂他的话,翩翩倒倒的这就要走。


“金先生。”悟空变作毛茸茸一团,他让书生回头看他,“我是小猴子呀老金。”


书生十分能忍耐,见了猴子本来面目后并不打算与他相认。悟空怕吓着人还是得变回人样,老师让他从今往后都作人样,藏起本性,他试过了,他藏不起。他追上书生,就在这醉汉身后自言自语,一路上他说着三星观学艺的趣事,书生光喝酒不听。


悟空跟书生到了他的家,书生家徒四壁,只有看书的几案一尘不染。书生喝酒,猴子陪他一起喝酒,猴子喝多了乱说话,书生喝多了不说话。


“你他妈不打声招呼就走?”


“嗯。”


“老子是会想你的啊。”


“嗯。”


“你他妈说话,考不起就考不起,你考一百年也考不起。”


书生抱住了他,这回该他不能说话。


“你这个样子真好看,没有毛真好看。”书生说。


于是他们胡乱喝酒,胡乱跳舞,书生总搂着他,或是让他躺着自己腿上,向他嘴中缓缓倾出杯中酒,或是从背后握他的手教他写字念诗,在他脖颈上咬上一口。破房子的灯火亮了通宵彻夜,小火苗明明灭灭,他特别喜欢书生。


他们爱坐在筋斗云上喝酒,爱在海上漂流。


过后的三年里书生都没能考出去,猴子在三星观学艺归来想与书生畅饮分享喜悦,他就找不着那个书生了。书生的房子被占了,猴子只见得着那盏陪了他许多夜晚的小油灯,他将它带了回去。


他下次再见到姓金的,不打死他他不叫孙爷爷。


抢走定海神针为猴子猴孙勾去生死簿,天界要招他去做弼马温。那地方他不愿去,花果山人间天堂,何必要上真正的天堂。


回了花果山又改变主意去天庭的路上,他见到了老金,老金留了些胡渣,在城郊外的长亭里歇息。老金身后跟了好些个家丁仆人,手里拿着折扇比书生的样貌还要挺拔些。他要打死姓金的,他大步流星跨了过去。


仆人抱来了老金的小孩,老金管身边的女人叫夫人,他们笑得很开心,悟空背身躲在了树后。


听他们谈天说笑,悟空长吁一口气也笑,拳头早已经拧紧。


他去了天界,后又得知弼马温是个小差事要走,直至玉皇大帝赐给他齐天大圣的名号才留住了他,他得负责管理蟠桃园。桃花盛开时他在蟠桃园见到了一个没头发的和尚,姓金的和尚。


老金不会法术,他不是仙界的人,悟空觉得自己眼花了。


“你谁?蟠桃园是你随便能进的吗?”他吼住小和尚,要将他赶出去,他又确确实实和老金长得一个模样,“你是不是老金,你他妈到底是谁?”


和尚念阿弥陀佛,不予悟空解答。


在同僚那儿悟空才得知,那日所见的小和尚,名叫金蝉子,一心想要成佛。佛祖为他安排了三段人生,到头来还是不让他过凌云渡,他自己剃了头,自行领悟修炼,佛祖便不逐他出天庭。


小猴子要找和尚,找到了先打他一顿,找到了再同他喝酒。


自从那天偶然相见,和尚似乎躲着他。这天庭说大不大,没理由找不到一个头顶发亮的和尚。


蟠桃结果了,过不久就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宴会,悟空在这里结实的最要好的朋友是哪吒,哪吒本事可大,哪吒出生时也是个怪胎。


猴子和哪吒偷吃了蟠桃园成百上千个蟠桃,够他俩活一万岁再给武功一万倍加成,哪吒被关进了他爹李天王的塔里,猴子被锁进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


悟空在那儿见到老金了,老金搬起手边一切坚硬东西砸丹炉,气得都要还俗了。猴子听老金骂个不停,也给他逗乐了。


“吃你妈逼吃,干,猴子就是猴子,管不住嘴,要吃你吃香蕉,吃个毛的桃子啊!老子他妈的是个和尚,你他妈的是个猴子……”


在炼丹炉里四十九天,每一天老金都来陪他,有时不过假装从门外经过,小猴子知道是他。


太上老君也没了办法,斩妖台都杀不了这只猴子,玉皇大帝唯有让他戴罪立功,让猴子种下更多的蟠桃树,守着它们开花结果。


猴子救出哪吒,哪吒和他老爹闹翻了,回了凡间乡下。没了兄弟猴子更不想在仙界逗留,他问小和尚与不与他一同走。


“花果山,你去过的。”


“我是个和尚,我需要修炼。”


悟空稍微靠近,和尚便后退两步。见状猴子很快变为老金喜欢的散发长袍模样,他拎着酒壶枕在树干上,“你成不了佛。”


“我端坐交足,我慈悲为怀,我心静如水,我。”


“你喜欢我。”


悟空将酒壶举得老高,一滴滴吞下这误人的水,水沿他的喉结钻进了他的衣衫,这蟠桃园再没别人。


“或者我可以教你念佛。”和尚扬长而去,悟空没有叫住他。他就是个妖怪,他不想执行玉帝老儿的命令。再后来他足足睡了三天,这蟠桃园的桃树,他一棵未栽。


玉皇大帝说他不务正业,要免去他弼马温的职务,就做个杂工,不栽三千棵桃树不能离开,悟空吐了玉皇大帝一口唾沫,鄙夷不屑。


大帝龙颜大怒,命人领兵移平了花果山,于是孙悟空大闹天宫。


他问金蝉子带不带他回花果山,金蝉子只念阿弥陀佛。猴子说反正已经酿成大祸,再闹大一点又何妨,他悄悄往老金的水里落了药,他要让老金与他交合,就在这天庭之上。


一日后金蝉子说会带他逃,他赶去却被天兵天将截了个正着。如来降他前他坚持要见金蝉子,金蝉子道他不认得这泼猴。悟空说欺骗别人的人,生生世世都会遭到报应,而欺骗自己的人,生生世世都成不了佛。


“金蝉子,这猴子可是死罪?”


“佛祖从不杀生。”


“那他有何罪?”


“贪生。”


他被压在了五指山下,后来救他的人是金蝉子转世,是乞丐的模样,是书生的模样,是商人可憎的模样。他亲眼见到金蝉子对别人说出了我爱你,他却为了听这一句话被压了五百年,他杀了金蝉子爱的那个人。


总有一天他也会杀了金蝉子,他跟着金蝉子走西行的路,降妖除魔竟还是为他。


“你就朝我当头一掌,我孙悟空这条命有天大的用处,白送给你怎么样。”


悟空还是想他领着自己回花果山,成佛成魔何妨。





评论
热度(182)

© 龙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