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仪

孤独地进化

既然幸福终会逝去,为什么我们还要追寻?

脑洞大叔:

这周为大家推荐的是一部超冷门却非常好看的电影。


说它冷门是因为豆瓣上只有5千多人评价,而说它好看也不是大叔随便说说的,因为这5千多人给了高达9分的评分。




你才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它



这部电影叫做《我是》,出自波兰大师级导演多罗塔·肯杰尔扎沃斯卡,别看名字有塔有卡,实际上人家是个女导演。




抱歉,大叔实在太喜欢这个小女孩



电影的主角是被人称为“杂种”的男孩,理想是长大当个诗人,而现在只想得到母亲的爱,和母亲生活在一起。


然而当他从孤儿院逃出来终于寻找到母亲时,当妓女的母亲却嫌他破坏了自己的生活而拒绝了他。




男孩从现实中逃出来,却掉进了孤独



男孩只得在街上流浪,但他又不愿意和那帮抽烟、吸毒的流浪儿童在一起,于是一个人逃到了一条破船上。


母亲不爱,又没有朋友,全世界似乎已经放弃了男孩。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孩突然出现了。




电影看到一半,你会喜欢上她



其实大叔看她第一眼以为是男孩。女孩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她说自己“又笨又丑”,因此小小年纪就开始喝啤酒,原因是“我一点也不喜欢自己”。


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从这一刻开始,这部电影狂甩同是孤儿题材的电影《无人知晓》(导演是枝裕和,2004年日本品)几条街。




《无人知晓》海报



让我们回到电影。男孩听到女孩的自责,对她说她一点也不差。于是女孩让男孩吻她,因为她看到电影里接吻会让人快乐。男孩拒绝了,但并不是因为不喜欢女孩,而是觉得这样做太白痴。


男孩为了生存下去到处捡废品卖,而女孩也每天偷偷跑到船上来陪他。




生存在每个时代都是件困难的事情



快乐的日子似乎来临,但这一切很快发生了转变。


那帮流浪儿终于找到了船,要收拾他。容身之所被发现意味着男孩再也远处可逃,于是他萌生了远走他乡的想法,他约女孩一起逃离。




要不要跟我一起漂泊?



这个场景让大叔想起了《花样年华》的经典一幕,梁朝伟问张曼玉:“如果我有一张船票,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张曼玉没有回答,女孩也没有答应。


男孩被拒,自觉这世界上除了母亲再无人爱自己。他像摇尾的小狗一般找到母亲,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却因为情夫而无情拒绝了他。




男孩自杀却没死成



男孩陷入了绝望,决定投河自杀。然而,人的求生本能却让他浮出水面。


就在这晚,女孩突然决定明天跟着男孩一起走。但女孩表现出了一贯的理智。




女孩:“我们迟早有一天会被捉住的。”


男孩:“你怕吗?”


女孩:“和你在一起不怕。”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有个人陪你一起装,一起作,哪怕被人叫傻X也无所畏惧。


可他们还没来得及逃离,就有人告密让男孩子被警方抓走。


其实,即使他们真得逃了,又能逃到哪儿呢?在海面上一直飘荡吗?显然不可能,他们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




有船的人何尝不也孤独



这正像片子中反复表现的孤独一样。我们每个人都会面对的孤独,但可以和现实妥协换得暂时的温暖(流浪儿童帮派的友情),但那份温暖也可能随时会致命(母亲随时会拒他于不顾),也可以坚守着那份孤独直到遇见一个与自己一样独特的人(例如梦想当“老处女”的女孩),然后突然对生命有了新的期盼。


但说到底,没有人能够逃得脱孤独的追捕。人生而孤独,孤独的来孤独的走,要么在寻找的路上伤痛,要么在看着幸福远去的背影之中逝去。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努力,还要去寻找幸福来对抗孤独呢?实际上这部电影一直引导着我们去寻找各自的答案。




女孩夹在面包里的字条:我爱你



它给予我们的答案不仅仅是希望。而是那些我们在寻找的过程中收获的顽固的坚持,淡淡的温情,点滴的感动,微小的快乐……而正是它们汇成了五味杂陈的幸福。


这样说来,幸福并非山顶而是不断攀登的过程。




人生因过程而美丽



最后一个场景,警察问男孩的名字,男孩突然扭头对着镜头说道:“我是”。电影立即停止,或许导演Dorota Kedzierzawska是向《四百击》(导演弗朗索瓦·特吕弗,1959年出品),但它的深意却比后者更切入人心。


因为“我”已经不仅仅是那个叫“杂种”的男孩,“我是”每个人——每个看电影的观众——每个无法逃离孤独却向现实或不向现实妥协,不断向前追逐幸福的我们。




PS:翻译影片的字幕君在最后打出了“谨以此字幕献给每一个孤独的灵魂”,大叔瞬间泪崩。


注释:《我是》(Jestem),导演多罗塔·肯杰尔扎沃斯卡,2005年波兰出品。

评论
热度(98)
  1. 一场大梦脑洞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
  2. 迷梦的嘉琪脑洞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
  3. 马猴烧酒脑洞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

© 龙仪 | Powered by LOFTER